西部熱線-西部新聞網 | 助力西部開發,關注西部民生! |
adtop
adtop01
當前位置: 西部熱線 > 要聞資訊 > 新聞

“的哥”生涯十九年

作者:柳暮雪    欄目:新聞    來源:西部熱線    發布時間:2018-07-30 09:15

“的哥”生涯十九年

“的哥”生涯十九年

在銀建出租汽車公司的車場上,姚春來展示自己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駕駛過的“面的”和夏利出租車的老照片。

“的哥”生涯十九年

作為多年的出租車駕駛員,姚春來把自己穿過的工作服全都保留下來。

“的哥”生涯十九年

姚春來的很多同事已經開始駕駛新能源出租車了。雖然已經退休,但姚師傅常會回到公司和同事們聊聊天,學習新技術。

寄語改革開放40年

我感謝改革開放。如果沒有國家的好政策,我可能現在還是個靠天吃飯的農民。這些年,家里變化非常大,小到各種電器,大到兩個女兒的嫁妝,都是靠開出租賺來的。現在的我雖然已經退休,但還堅持每天看新聞,我相信,祖國的明天定會越來越好!

——姚春來

當了19年“的哥”,姚春來開著他的出租車跑遍北京大街小巷,行駛200萬公里,可以繞地球赤道50圈!“面的”、夏利、富康、伊蘭特,車換了四代,人也從40出頭干到了退休。

當初,入開出租這行,姚春來是因為“眼熱”。

“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那會兒,開出租的可是司機這行里最體面的了,算得上是高收入階層!”在大興區采育鎮小皮營村的家里,姚春來常常跟新入行的司機回憶過去。改革開放初期,北京的出租車多以豐田、皇冠等高檔進口車為主,服務的多是外賓。當時出租車每公里0.8元至1.2元,普通老百姓一般打不起、也打不著車。

那時候,姚春來還是村辦一家小廠的采購員,開著卡車滿街跑。“大夏天,皇冠車里有空調,咱的卡車里連電扇都沒有。”每次在路上與出租車并排而行,他都心生羨慕。“不過羨慕歸羨慕,全北京統共才兩三家出租車公司,幾千輛車,門檻太高,咱根本進不去。”

轉機出現在1992年,這一年起,為了解決打車困難,北京市提出“一招手能停5輛出租車”的目標,允許民間資本進入出租車市場。很快,北京城出現了一道新風景——大街小巷隨處可見一種頭頂“出租”字樣的黃色面包車,因價廉方便、客貨兩宜,老百姓親切地稱之為“面的”。

1995年秋天,42歲的姚春來下決心辭了原本的工作,考取出租汽車行業從業資格證,又拿出家里全部的4.7萬元積蓄買了輛“面的”,開起了出租。

“買車的錢我用半年多時間就掙回來了。”那幾年,正值出租車行業的黃金期,每月交完“份兒錢”,還能剩六七千元,收入就連白領也望塵莫及。鄰居見了姚春來常常調侃:“又去馬路上撿錢去了啊!”

“別看這‘面的’沒空調、容易壞、坐著還不舒服,但老百姓特別喜愛它。”姚春來說,之前,市民只有在去機場、送急診病人上醫院、結婚迎親等特殊情況下才會選擇打車。可“面的”不一樣,從王府井到三元橋也不過起步價10元,就是買個大件電器也能一起裝車上,相比之下,高檔的豐田皇冠哪有這么“寬容”?

“一天拉好幾十撥客人,連飯都顧不上吃。”火爆的生意讓姚春來家的條件迅速改善,添置了村里第一臺彩色電視機、第一臺DVD……

1994年,北京全市共有1400多家出租車公司,出租車達6萬輛之多。市場競爭加劇,出租車搶地盤、繞路宰客、拒載、拼車等現象愈演愈烈,“的哥”的高收入光環也漸漸不再。“黃金三年”后,北京對出租車數量進行管控,此后20年間,幾乎一直維持在6萬多輛。

1996年至1998年,因為尾氣排放不達標,“面的”逐漸退出北京出租車運營市場。僅1998年,就有1.4萬輛“面的”下崗,姚春來的那輛也在其中。

隨后,夏利、富康成了出租車的主力車型,這兩種車姚春來總共開了8年。在此期間,北京實現了四環路和五環路的全線貫通,串聯起了黃村、亦莊、通州等新興發展區。姚春來發現,長距離的活兒漸漸多了起來,幾十元上百元的單子也不再新鮮。

2006年,姚春來換了職業生涯里的最后一輛車——伊蘭特,一直開到了2014年退休。在這8年里,留給他印象最深的是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。那個夏天,作為北京的窗口行業,出租車成了京城的“移動名片”。

為了更好地接待外國游客,當時已經55歲的姚春來開始學英語,“比方外賓詢問車費多少錢,就會說‘how much’,我記不住發音,就寫了張‘好嘛吃’的字條貼在車門子上,提醒自己。”

“最逗的是,有一次碰上個外賓要去機場,他不會漢語,我的英語又不行,正著急呢,人家右手合攏,在小臂的帶動下從低到高劃出了一條弧線,嘴里還‘嗚呼’一聲,我就猜他準是要去坐飛機。”一路上,看著外賓不停地對著北京的高樓大廈拍照,姚春來心里充滿了自豪。

2012年,臨近退休的姚春來又接觸到了個“新玩意兒”——打車軟件。借助互聯網,乘客在智能手機上輸入出發地和目的地,出租司機的手機上就會收到訂單,躲避擁堵的路線也同時規劃完畢。年近六旬的他主動找年輕同事學習如何使用軟件,“‘的哥’這行業,就得緊跟時代步伐,要不然可就要被淘汰嘍!”現如今,幾乎每一位出租車司機都使用軟件接單,乘客也無需再站在烈日下招手打車,只需點擊手機,出租車司機就會按照定位開到跟前,方便快捷。

“我這19年,在出租車里見證了北京城的發展。”姚春來說,200萬公里夠繞北京城多少圈自己也說不清,但市民的出行方式越來越多樣,自己是看在眼里的,“現在大家都提倡綠色出行,您看,這路上騎共享單車的人們,多有活力呀!”本報記者 饒強攝

adl03

相關內容

adr1
adr2
排列五返奖历史记录